奥运延期日本进入紧急状态 投资民宿的中国人:资金链快断了

发布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日期:2020-04-09 15:37 浏览()

  4月7日,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,东京、神奈川、埼玉、千叶、大阪、兵库、福冈七个都府县进入紧急状态,实施时间持续到5月5日。

  很显然,新冠疫情不仅让今年最大的体育盛事2020年东京奥运延期,对于整个日本的负面影响还在持续。

  第一时间,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多位在日工作定居的中国人,他们大多从事旅游、民宿行业,还有公司老板和上班族。在奥运延期的背景下,希望透过他们的视角还原疫情下普通人的生活。

  3月30日,行人在日本东京站前拍摄显示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倒计时的电子钟,电子钟已根据新宣布的开幕时间进行调整。新华社 图

  “我来日本20年了,从来没有遇到过(政府发布紧急事态宣言)”,在东京生活的鲁先生从事签证办理的工作,同时在东京和福冈两地还经营房产中介。

  在他看来,旅游旺季加上奥运原本会带来巨大的人流,但现在因为疫情很多相关业务都进入了停摆状态。

  “签证方面,日本政府宣布所有的签证办理可以延后3个月,现在一般人不会再来凑这个热闹了,滞留在日本的游客也可以继续停留;自己的生意而言,我们公司大部分都是中国籍的员工,我们对疫情更加敏感,3月27日开始已经全部放假……”

  对于东京奥运的延期,虽然只是推迟了一年,不过对于很多期望着依靠东京奥运盈利的中小企业主,依然是一道坎,按照鲁先生的话说:很多人恐怕等不起。

  “房租、人工每个月都在发生。在日本,房东不太会给你减免租金,如果规模大一些的店铺,根本顶不住。疫情来的突然,这种变故并不在之前的预期中,现在没有生意,支出的部分一直在支出,资金链很快就会断裂……”

  鲁先生拿自己的公司打了个比方,“福冈那边看房量、业务量降了一半,东京这边比起之前减了有80%;现在东京的办公室每月要支付超过60万日元的房租,像我这样的都感到很吃力,更别说一些更加依赖人流的餐饮店了。我一个朋友1月份刚刚在东京开了新店,现在只能让员工轮班,但也根本没有生意。”

  类似情况如今在日本已经是普遍现象,为了东京奥运,很多相关行业提前蓄势、先期投入,但疫情的发生和奥运的延期让他们不得不面对一个骑虎难下的现实。

  “虽然大阪不像东京那么火爆,但预期中,今年一整年都会是旺季,先是樱花季,然后是奥运,很多客人提前一年都预订了,还有一些媒体记者来预订民宿,一订就是一个月的样子……”

  “年前奥运期间的时段已经被订掉了60%(的客房),毕竟这还不是在东京,按照正常情况(没有疫情),之后可以达到90%,其实日本旅游旺季都可以达到这个数据。”听上去,这本该是民宿业赚得盆满钵满的一年,然而现在一切都发生了改变。

  “所有预订的房间都退订了,疫情刚刚爆出的时候,就有很多客人退订,对于没有及时退订的客人,我们也主动联系了对方,毕竟你不知道之后情况怎样,奥运是不是会如期举行。我们也要考虑一些客人他们到底从哪里来日本,所以只能全部退订,并且全额退款。”

  这种局面带给相关经营者的压力可想而知,KIKI坦言对于日本民宿业是一次灾难性的打击,“很多(为迎接旺季配备的)临时员工都辞退了,至于在职的人员,据我所知,一些合作的民宿减薪达到20%。”

  “其实最艰难的是开店的民宿主,前期投入很大,现在很多已经揭不开锅了,有的甚至没有办法坚持下去,只能倒闭、转行。”KIKI因为自己还有其他生意,生活暂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,但言语间还是流露着些许悲观。

  和民宿相似,在日本的跨境支付业务也需要海外游客尤其是中国游客的支撑,定居福冈的闫浩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就直言不讳,“线下支付现在几乎没有了,因为游客没了,这块业务也就没了。”

  闫浩的公司SmartWe株式会社是一家从事软件互联网服务的IT公司,目前是微信跨境支付在日本的机构服务商,没有了游客,后果可想而知。不过和国内情况相似,线下场景遇到困难时,线上的服务反而得到了刺激。

  闫浩介绍,线上主要是通过跨境商城进行消费支付,消费者不用到日本就可以购买商品,再由商家通过物流配送回国内。

  当然,受制于当下物流航班的影响,配送成本也在增加,闫浩表示如果物流影响继续加大,线上业务也会出现问题,一切都不能太过乐观。

  “航班减少了,每公斤物流的费用就会增加,比疫情之前应该增加了40%到50%,而且现在物流时间上也被拉长,过去几天到一周的物流周期现在可能拉长到一个月。”

  作为公司社长,闫浩看得比很多人要远,目前奥运确定延期,闫浩预想中,那些曾经可以借势奥运的业务拓展都只能来年再说了,“因为我是做微信支付的服务商,原本腾讯肯定会针对中国游客推出很多活动,比如支付的大礼包、促销的红包等,对于商家也会有一定的补贴和活动,类似服务会很多。现在奥运延期了,中国游客也过不来了,这些只能先放一放了。”

  闫浩说奥运延期符合广大日本民众的诉求,但和其他几位受访者一样,他认为那些和奥运直接产生联系的商家现在已经到了悬崖边缘。

  “对于涉及到奥运周边(产品和服务)的企业主,影响太大了,很多都是从银行扩大生产,指望着靠奥运会赚回来,现在怎么办呢?如今发布了紧急事态宣言,说明情况更严峻了。”

  4月7日,也是温女士最后一天上班的日子,在获悉政府即将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后,她在东京任职的不动产公司决定让员工放假,停工期间拿原工资的60%。

  事实上,温女士供职的公司还颇有人情味,之虑到学校、幼儿园因疫情停课,如果父母双方都工作无法照看孩子的话,公司为员工提供了保姆紧贴——即家里请保姆一次,公司负担2200日元,一年最多可以补贴56万日元。

  不过温女士没有申请补贴,“主要是在日本没有请保姆的习惯,另外公司还不是全额负担保姆费用。”温女士很实诚,这是一个上班族最真实的想法,对于奥运,温女士也没有太多的关注,但生活在东京这座城市,她能感知疫情给周遭带来的改变。

  “奥运延期?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,现在这个情况只能延期。前几天六本木的一座大楼发现一个新冠病例,现在这个综合性的商场整个关闭消毒;我们午休去外面用餐时,很多餐厅也都关门歇业了;还有口罩、厕纸出售的超市,都在采取限购,每个超市情况不一样,一般一人只能买一袋(口罩),一袋12个……”

  此前她的口罩快用完了,在日本的浙江商会第一时间给她发放了100只一次性口罩。据她介绍,在日的中国留学生也得到了中国大使馆的帮助,大使馆为有需要的中国学生每人提供一个“健康包”,里面包含口罩等防疫用品。

  KIKI表示没有什么更好的应对措施,当下只能等待;温女士提及日本政府已经出台政策帮助收入较低的人群,但自己并不在内,“据说5000万家庭中大概只有1000万可以拿到补贴,差不多是现金30万日元吧。”

  作为企业直接经营者,鲁先生正在申请政府相关的企业补助。据他介绍,日本政府拨出了一笔款项,用于扶持中小企业,具体的方式是以无息的方式发放给企业,帮助企业维持生存、渡过难关。

  “具体的条件是公司业务相较去年同期减少至少20%,而未来两个月也要减少20%以上,根据公司规模最高金额为1亿日元,但肯定不会拿到那么多,能不能申请上也是一个疑问,毕竟谁也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。”

  关于这一届迟到的奥运,这些在日生活、身处其间的中国人也都还充满期待,鲁先生承认自己对于现场观赛没有太大兴趣,“从生意人的角度,这个行为性价比不高,我可以通过电视收看东京奥运。”

  与此同时,他更看重确定延期后,奥运会对经济层面带来的正面刺激,“我从来不相信延期会对日本经济产生多大冲击,日本经济发展了这么多年,并不需要依赖一届奥运会来提振。相反延期后,多出来的一年,倒是可能给相关行业带来更多预期。”

  “一些概念依然可以去炒,况且2021年举行奥运会,距离2025年世博会(大阪)更近了,从投资角度看,投资回报的周期更加短,更值得去投资了。”

  闫浩此前购买了东京奥运会的纪念邮票,因为奥运延期,他觉得手中的邮票更具收藏价值了,“限定100万枚,国内很多人都在托人代购,这是奥运历史上第一次被延期的奥运会,还是很有纪念意义的。”

  疫情肆虐、奥运延期,但生活还将继续,受访的每一个人都希望疫情能在未来几个月结束,让他们的工作和生活重新趋于正常——“当下健康是最重要的,熬过去就胜利。”鲁先生最后留下了这么一句话。

分享到